广告合作邮箱:laipinglvcha@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灵与肉的苦旅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14:02:36
赵爱梅34岁。政治老师。锦城中学初二3班班主任。市高级教师。性格善良且坚韧,事业上有上进心。

    江海萍36岁。英语老师。锦城中学初二年级老师。市一级教师。气质淑女。育有一子。

    李莉23岁。师范学校毕业生,外地人。受聘到锦城中学教物理。有一个相爱的男友。

    于文燕28岁。锦城中学初中部体育老师。全校公认的魔鬼身材。单身。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典型。

    史红云47岁。锦城中学初中部历史老师。家境拮据。处于事业和命运的关口。

    龙艳霞42岁。锦城中学教务主任。凭借和校长肖卫国的不正当关系爬上高位,把持着校内很多女老师的命运。

    张晓蕾30岁。锦城中学学工部主任。龙艳芳的手下爱将,被龙拖下水的青年行政骨干。

    卢惠芳40岁。娇美的学生家长。全职家庭主妇。被儿子同学看中。

    (注意:前几个章节比较基本没有肉戏,都在为后面的淫荡段落做铺垫。希望各位狼友耐心地慢慢看人物命运的一点点沉沦)

    第一部分

    序幕

    1. 龙艳霞,张晓蕾

    s市锦城中学办公楼内,一个美艳照人的中年妇人仪态万方地行走在楼道里。

    龙主任好.只要有人见到她,立马会毕恭毕敬地向她问好。妇人很享受这种受人尊敬的感觉。她来到这所学校工作已经是第二十个年头。二十年前,龙艳霞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师范毕业生。那时师范院校还分配工作。貌不惊人,成绩也不突出的她被分配到了这所中学。那时的锦中还不叫锦中,只是一个差等的公立中专学校。一到单位就被分配干上了学生工作。那时的学生工作不受重视,小龙艳霞就在这没有前途的职位上苦苦熬着一年又一年的日子。从龙老师熬成龙副主任,她用了七年;从龙副主任熬成龙主任,她又用了七年。十四年光阴逝去,龙艳霞已经从一个二十二岁的青涩女生变成一个谙熟世事的中年妇人。

    同在这一年,龙艳霞的人生运命发生了巨大转变。苦苦支撑中的中专学校迎来了改制。在市教委支持下,学校作为资产被一个本市知名企业家买下,并进行了股份制改造,转变为一所全日制的私立高中。两年后,又成立了初中部。这就是今天的锦城中学。市民都知道锦中是有名的贵族中学,而在s市的中学教师们中间,很多人都羡慕锦中超高的教师待遇,这也是很多公立中学优秀教师被挖到锦中的最重要原因。她们大都是本科毕业,有的甚至还是硕士博士。但她们都得对龙艳霞这个二十年前的师范毕业生毕恭毕敬。原因很简单,这是因为龙艳霞是本校的教务主任。龙艳霞能从学生工作部主任变成教务处主任,都要感谢她生命里的这个 贵人 ,校长肖卫国。

    今年50岁的肖卫国原先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政治老师,90年代下海,弃文从商。虽然算不上是一个特别成功的商人,但他浸淫商海多年,对商场的一切了如指掌,同时也积累了大量人脉。正因如此,当锦中成立的时候,大老板找来他的这个熟人,将锦中校长的位子交给了他。肖卫国心知肚明,大老板之所以找他这个半吊子的教育家和满罐子的商人来当锦中的校长,是因为大老板正是要他用商场的办法经营打理这所学校。大老板买下锦中并不是为了真心实意要办教育,而是为了撑门面。这些看起来损里子的面子工程其实是为了获得更大的里子。肖卫国这个商场老油条岂能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

    想到这里,龙艳霞嘴角现出一丝鄙夷的微笑。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所学校和它的校长。在那些心地单纯,一心教书的知识分子和满心机关,商场思维的肖卫国之间,她是不可替代的中间人,所以肖卫国离不了她,要她来做教务主任。想起外面传的风言风语,她不禁觉得好笑。那些人以为仅仅凭一层肉体关系就能拢住上面的人?那是局外人的天真想法。

    龙艳霞一边想着,一边已经来到了校长办公室外间。肖卫国的秘书在外间坐着,见龙艳霞到来,赶紧起身问好。

    小刘,校长不在?

    校长在,不过现在恐怕……不方便……进去.

    龙艳霞看她小心翼翼的稚嫩雏样儿,并不以为然,哼了一声就向里面走去。秘书还来不及喊住她,龙艳霞已经一把推开了里间办公室的门。只见偌大而富丽堂皇的校长办公室内,肖卫国蜷着身子摊在远端办公桌后面的大转椅里,同时,从办公桌后面传出 咕叽咕叽 的声响。

    龙艳霞突然推门进来,把缩在转椅里的肖卫国吓了个机灵。他喘着粗气斥责说: 吓死我了,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龙艳霞并不理他。她踱着猫步走到办公桌前面,探出身子去瞧向桌子后面: 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光天化日在校长办公室干这种事?哼哼,晓蕾果然是你.

    只见一个女人正跪在地下,把头埋到肖卫国的两腿间给他口交。听见龙艳霞的声音,女人吐出了男人的鸡巴,缓缓起身。被人撞见这种场面,这个女人却并不慌张。她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衫一边微笑着和龙艳霞说话: 龙姐来啦。 龙艳霞看见自己的老情人和别的女人干这种勾当也不吃惊,也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张晓蕾,比龙艳霞整整小一轮。龙艳霞当上学工部主任的那年,张晓蕾进了当时还是中专的这所学校。张晓蕾面试的时候龙艳霞也在场,她清楚地记得张晓蕾那天的样子。那天晓蕾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旧牛仔裤,上身是一件朴素的t恤,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青涩的气息。但看见这个女孩的第一天起,龙艳霞就观察到她沉稳的气度和细密的心思。从此张晓蕾就成为她最有力的下属,后来越来越成为她离不开的左膀右臂。正因为如此,龙艳霞对张晓蕾始终心存芥蒂。张晓蕾在她面前始终保持尊敬的态度,但也从不卑躬屈膝。她一路提拔她,是她的贵人,但她始终和自己保持着一种距离。龙艳霞想要完全的控制张晓蕾。如果不能控制她的头脑,就先控制她的身体。于是她行了一步险棋,把她送给了自己的老情人肖卫国。她瞅准一次机会让肖卫国占有了张晓蕾。张晓蕾并没有抗拒这种安排,而是很顺从地就委身于了校长。这很出乎龙艳霞意料,好像张晓蕾在用这种态度告诉她,你可以从我这里拿走你想要的一切,你是我的主人。龙艳霞不能不满意,她知道张晓蕾不会威胁她的地位,但她害怕肖卫国有一天想用张晓蕾取代她。于是她又施了手段把张晓蕾送给了副校长曹政军,让她尽可能远离肖卫国。

    和龙艳霞呼风唤雨的高调不同,张晓蕾很低调,她只是在恩人背后默默地为她处理很多日常杂务。她也不同于龙艳霞的喜欢受人瞩目,张晓蕾对工作和权力并不充满激情。四年前龙艳霞转任教务主任的时候,她保举张晓蕾做了学工部主任,那年张晓蕾26岁,刚刚嫁夫生子,成为一个标准的人妻。她跟上龙艳霞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所以当龙艳霞施展手腕把她往肖卫国身边送时,她并没有反抗。张晓蕾对社会染缸有着现实的态度,她只是看破许多事情。她也不会借机与龙艳霞争宠,所以当她被校长享用过后又踢给副校长时,也表现得随遇而安。

    肖卫国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尴尬地和龙艳霞说: 你去市里开会一天都不在,这我才找晓蕾来给我泄泻火的嘛.

    龙艳霞看看他的滑稽样,故意不以为意的说: 我又没说什么,晓蕾又不是第一次伺候你了.

    肖卫国见她按下场子,喜不自胜地笑起来。其实,肖卫国对张晓蕾并无什么特别的爱慕之情,而反倒是有些愧意。如果不是他那时候占有了她,也不至于被龙艳霞踢给副校长曹政军那个老色鬼。虽然他肖卫国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比那个性饥渴的曹政军至少还显得像个正人君子。事实上,这些年借着大老板基本上把学校事务都交给了他,肖卫国已经俨然是锦城中学的皇帝。学校里的女老师,不管嫩的熟的已经被他玩过不止七八个,张晓蕾只是其中之一罢了。但在所有跟他上床的女人里,他只从心底里对龙艳霞心存忌惮。不仅因为他们两个人是彼此肚子里的蛔虫,而且因为龙艳霞几乎参与了他干过的所有坏事,和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肖卫国是皇帝,龙艳霞则是女皇。

    龙艳霞故作姿态地说: 晓蕾,不要老惯着这个老色鬼,他让你给他吹你就给他吹.张晓蕾笑盈盈地推着龙艳霞说: 龙姐你不在,我不给他吹谁给他吹。你回来了,校长就奉还给你了.说完向两个领导欠了欠身,退出了办公室。

    龙艳霞凑到肖卫国跟前,把他刚穿好的裤子又松开,从里面掏出来他的鸡巴,用手搓起来。一边搓一边拿媚眼扫着肖卫国说: 呦,还硬着呢?让晓蕾裹舒服了吧? 肖卫国只好陪陪笑。龙艳霞瞪了他一眼,跪下去一口吞下肖卫国的鸡巴砸吧砸吧的吃起来。肖卫国立马感到一股阳劲从后脊梁里喷出来。论舌功,没人比龙艳霞更厉害了。方才张晓蕾跪在自己胯下就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只是一下下蠕动着脖子例行公事地套弄自己的阳棍,而龙艳霞则是甩着头卖力地吃着,又舔又吸,几下就把肖卫国搞得飞上了云霄,弄得他不得不求饶: 姑奶奶慢点啊。

    肖卫国正给龙艳霞裹得美上云霄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肖卫国的办公桌上有两部电话,一部是要通过秘书才能转接的,另一部响的这部是不需要通过秘书的。能打这条线的都是学校至关重要的人物。肖卫国从椅子里爬起来去抓电话,龙艳霞却没有停止她的服务。肖卫国接起电话: 喂,哪位啊?哦,是老高啊。

    肖卫国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身下的龙艳霞给自己裹鸡巴。龙艳霞也俏皮地抬眼看向他。这就是肖卫国喜欢她的地方,又骄又骚。

    哎呀,老高啊,那件事咱们不是谈过了吗。这样做总是不好嘛,毕竟学校还是要有学校的规矩嘛,你这样要求实在太不符合常规了嘛.

    电话那头的声音只是笑笑,接着说: 呵呵,老肖啊,那么多常规都破了这种常规算什么。

    哎……这样做恐怕会让其他学生有意见的嘛.

    怎么会让别的学生知道嘛,肖校长这可算是找借口啦。

    呵呵……那咱们上次谈的追加捐款的事……

    没问题啊老肖,只要你能帮我办成这件事,我再追加一倍的今年捐款给你.

    好吧,我想想办法。

    身下的老二已经让龙艳霞裹得憋不住了,哪有心思还在电话里唠叨。肖卫国刚一放下电话,就一把抱住龙艳霞的头,突突地把一管浓精射进了龙艳霞性感的嘴里。

    肖卫国喘着粗气瘫在转椅里,龙艳霞一边擦着嘴一边问: 谁来的电话?

    肖卫国回答道: 高翔宇。

    又有什么事?

    还不是为了上次那事。

    江老师的事?

    可不。这老小子自从上次家长会上见过江老师以后就惦记上了,非要玩玩不可。

    哼,人家江老师可是正经女人家,他以为都跟他弄上的那些骚货一样,说玩就玩? 龙艳霞见肖卫国不答话,便故意问: 那你的意思呢?

    肖卫国看看她,说: 老高答应今年的捐款再给追加一倍。那可是四十万啊。一个江海萍值得了四十万?再说了,我这个校长说穿了还不是靠着他们这些大金主在后面支持?他有什么要求我敢不满足他?

    龙艳霞鄙夷地说道: 高总也真是的,我们学校俱乐部里的那些女老师他都玩遍了还想尝鲜的,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你也是,非要把咱们学校的女老师都卖光了你才高兴?再这样下去咱们学校就真没几个良家妇女了。现在外面都说我们锦城中学是淫城中学。说我们的老师都是妓女,说我是老鸨。

    肖卫国听她说得如此粗鄙,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这事还得请我们的教务主任出马了。

    我能帮上什么忙?

    肖卫国凑上去说: 老高的意思是,假装请江老师给他儿子补习功课,然后他再找机会下手。

    龙艳霞先不回答,看看他说: 咱们学校可从来没有过本班老师给本班学生补课的事情。这要传出去还不坏了我们的名声。

    哎呀,怎么能传出去呢。老高家小子蔫瓜一个,他老子不让他说什么他就不会说什么的。关键是要你给江老师做做思想工作。

    龙艳霞斜了他一眼: 哎,每次有这种事你都要我去开口。这档子还有史老师的事没解决呢,你现在又给我派上了江老师。行,我想想办法吧。

    肖卫国说: 史红娥这娘们也真是不识时务。就凭她这个条件,去评高级教师本来就是碰运气的事。要不是给姚主任对上了眼,就她这把年纪的女人,想用姿色还用不上呢。&q<a href="http://www.01bz.topuot" target="_blank">www.01bz.topuot</a>

    龙艳霞也说: 史老师是古板了些。不过我真想不通这姚主任看上史老师啥了呢?要啥没啥的一个老女人。

    谁知道,也许姚主任就好这口呢。古板的女人干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说着嘴角又流出一丝淫笑。

    龙艳霞看他别一会儿把史红娥也惦记上了,于是打岔说: 行了,别说她了。上次我们筛选完的物理老师应聘材料你看了吧?先给个意见?明天面试后开会时我们好统一意见。

    我当然看了。我觉得吧,我们现在是要进个业务好的,可是呢,这个年轻女老师……啊……我是说新的,也缺啊。你觉得呢?

    哼,我就知道你还是要先考虑俱乐部那边。行,我们就先招了她,回头要是朱三他们拿不下你可别后悔。

    嘿嘿。这你就小瞧我了。我看了那姑娘的材料,凭照片我就知道她骨子里是个骚货。管保能拿下,你就放心好了。

    行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龙艳霞离了校长办公室,脑子里却浮现出江海燕老师的身影。江老师是锦中初二年级的英语老师,是个重点大学毕业的正牌大学生,三年前从一家公立初中跳槽到这里的。江老师是全校有名的淑女,待人接物从来是温柔体贴。龙艳霞想想,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可惜了。

    龙艳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脑子里还在琢磨着怎么把江海萍给说服了,却听门外有人敲门。

    进来.

    一个穿着制服的学生开门进了屋子。 报告龙主任,我们班蔡老师让我给您送文件来了。 龙艳霞抬眼看向说话的学生,只见他是一个瘦高个儿,染着一头黄发,眼睛眉飞色舞地看着她。

    原来是你小子。 龙艳霞语带娇嗔地说。男生听出了话里的亲切,凑上去坐到办公桌对面,说: 龙姐姐好啊,有一个月没见您了。 龙艳霞抬眼瞅瞅他,这男生叫黄宇飞,初三年级学生,爸妈都在国外做生意,也是锦中的一个金主。家里有两个臭钱,整日价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看这黄宇飞身形还未长足,却已经是情场老手。从初一开始他已经不知道交过多少女朋友了。最近一年不知是不是同龄女生玩腻了,忽然生出好熟女的口味来,开始打学校里女老师的主意。

    龙艳霞看他巴结自己,啐了一口,说: 膈应人也不带这么膈应的。我都够做你妈妈了,你叫我姐?

    这黄宇飞更眉飞色舞了,道: 龙姐虽然年龄够做我妈,可是看起来就和我的姐姐一样啊.

    龙艳霞也不得意,说: 少来这套。你嫖朱三他们俱乐部里的老师时候也说这话吧。

    黄宇飞一个劲摆手,还解释说: 不是嫖,是援交。龙姐,你不懂,这跟嫖不一样。再说了,咱们学校那几个骚货差不多都一个样,没劲。我看他们的生意也不行了,要不龙姐去帮他们撑撑场子?

    龙艳霞瞋目道: 再胡说我罚你关禁闭。

    黄宇飞喜笑颜开道: 龙主任官报私仇喽。 这一老一少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调笑着。一会儿,黄宇飞凑上前去低声说: 龙姐,我看中个人。 龙艳霞见他神秘兮兮的,于是问道: 哪个老师啊,还这么神秘? 黄宇飞摆手说:不是。是隔壁班的一个同学他妈。 龙艳霞心里一惊,虽然她和肖卫国也撺掇过几个学生家长搞援助交际这类事,但那都是经过严格考察过的,毕竟学生家长可不像本校老师那么容易掌握。想到这里她说: 你可别胡来啊。闯出祸来你爸妈也帮不了你。 黄宇飞眨眨眼说: 放心吧龙姐,我有办法。 二人说话间,又有人敲门。黄宇飞赶紧假模假样地拿起文件夹站在办公桌前。龙艳霞瞥了他一眼,才说: 请进.

    一个女老师走了进来: 龙主任,这是我们班这个月的教学报告.说着走到了办公桌前,递上了一打材料。一旁黄宇飞打量着身前的这名老师。她个子不高,大概一米六出头,留着精干的短发。身材微微骨感,但更应该说是健朗。虽然身材不高,但线条并不差。尤其是工装裤包裹下勾勒出她小巧紧凑的臀部外形,看得黄宇飞心花怒放。

    龙艳霞和这个老师简短交谈了一会儿,离开前,龙艳霞忽然想起一事,叫住她说: 对了,赵老师,麻烦你叫江老师到我这里来一下。 这位赵老师答应后离开了。

    赵老师的身影离开了办公室,黄宇飞还呆呆的望向门口。龙艳霞咳嗽了一声,他才呆呆地清醒过来。龙艳霞望着他一脸的猥琐,打趣说: 怎么着,这么会儿就移情别恋啦?你那看中的同学妈妈呢?

    黄宇飞一个劲的陪笑,说: 看龙姐说得,我哪里是那么花心的人。不过刚才这个老师看着眼生啊,她教哪个班的?

    龙艳霞贼了他一眼,道: 别惦记了,她可不能给你。赵老师是我们学校的业务骨干,不是你这个小贼能碰的,你就别惦记了。

    黄宇飞不知道听明白没有,只是一个劲傻笑。

    好了,我也不留你了。一会儿我还要找个老师谈话。你赶紧走吧。能不能钓上你的同学妈妈就看你小子的本事吧。我不干涉,不过丑话说前头,捅出篓子了自己擦屁股。明白?

    黄宇飞一个劲点头,欢喜的去了。

    龙艳霞送走了这个幺蛾子,终于可以好好琢磨琢磨一会儿怎么跟江海萍启口了。

    2. 赵爱梅,江海萍

    赵爱梅从行政楼里走出来,松了一口气。老实说,她并不喜欢来这里。与行政楼里的空旷豪华相比,她更喜欢教学楼里的热闹忙碌。她是一个单纯的老师,一心只有自己的教学,除非必要,一般她不愿意与领导和官员打交道。赵爱梅毕业于本省一个普通的师范类本科院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普通中学当政治老师。她勤于钻研,业务精进,才30岁就评为了市级高级教师。赵爱梅有一个疼她的丈夫,只可惜两人都忙于事业,到现在还没有生养一个孩子。赵爱梅出身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而丈夫则来自农村。二人为了养活双方一大家子的人都很拼命工作。丈夫的小生意还算做的风调雨顺,为了增加收入,三年前赵爱梅向正在招揽师资的锦城中学投递了简历。虽然外界风传锦城中学的风气很不好,但月薪8000的待遇让赵爱梅没有别的选择。来到锦中不到三年,她已经是锦中的骨干教师了。虽然也时常听到各种不好的传言,但她从不为所动。她只是埋头自己的教学工作,两耳不闻窗外事。

    况且,爱梅喜欢锦中优质的硬件资源。漂亮的校舍,优雅的办公间,宽敞的图书馆,这些都是她没来到这里以前不敢想象的。一走进教学楼,爱梅的心情就能顿时好起来。她走进三层初二年级的教师办公室,看到就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江海燕老师。她上前道: 海萍,龙主任叫你去一趟她办公室。 正在埋头备课的江老师抬头看到是爱梅, 哦 了一声, 好的,我知道了。 在学校里,老师们之间一般都不直呼彼此的名字的。但赵爱梅和江海萍两人比较要好。江海萍比赵爱梅大两岁,她们同一年来到锦中,一来就搭班在一起。三年来她们俩的办公桌一直面对面挨着。江海萍出身书香世家,性格也更温婉。而爱梅则更要强上进。但她们都是心地纯净之人。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她们俩走得比较近。

    赵爱梅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备课,江海萍则起身去行政楼。看看表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不知道这个时候教务主任龙艳霞找自己有什么事。

    这边龙艳霞早已做好准备。江海萍敲门进来,龙艳霞并没有像领导找下属谈话那样让她坐到办公桌前,而是让着她两人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龙艳霞一边接待她,一边上下打量着江海萍。之前他并没有和江老师有过太多接触,总之听人家说她是个大淑女。这次细细观察之下果不其然。只见江老师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套装,轻薄的肉色丝袜,脚上是一双得体的高跟鞋。再看她圆脸盘,双颊红润,皮肤细白柔腻。鼻梁上架着一副儒雅的眼镜,留一头自然的齐肩发。浑然一个美丽的知识分子形象,好像一下子让她自己的性感暗淡无光了。

    坐定后,龙艳霞殷勤地询问江海萍的教学情况,江海萍有些受宠若惊,因为之前她和龙主任并不算很熟悉,龙主任也从没有这么关心过她的教学工作。

    龙艳霞估摸着预热得差不多了,就问: 你们班的高小林最近学习情况怎么样? 江海萍见她忽然问起一个具体学生的情况,有些诧异。可一听是高小林,心头动了一下,想起什么事来,说: 高小林学得是慢一点。这个孩子比较内向,但还是比较听话的。 龙艳霞 哦 了一声,说 我听说高小林的爸爸开家长会的时候跟你聊过,想让你课下给小林开个小灶? 江海萍答道: 是的。他爸爸跟我说过这个事。但是我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本校的老师又是教这个班的不可能单独给一个学生开小灶,这样对其他同学是不公平的。 龙艳霞清清嗓子,说: 江老师你说得对,这是学校的规定,这样做的话难免有搞特殊之嫌。不过我也想,小林这个孩子呢,你也说了脑子来的慢一些。我想你给他补补的话也不会对别的同学不公平吧。  龙主任…… 龙艳霞不待江海萍反驳,接着说: 而且呢,我考虑高小林的爸爸毕竟是我们学校最大的赞助人之一。所以我想说什么呢,这个规定其实可以为小林破个例。毕竟我们要从大局着眼不是? 江海萍的脑子一下子乱起来: 可是,龙主任……  当然,我知道这会占用你不少的课外时间。所以我跟肖校长也请示过了,你给小林补课的时间里呢,我们就按现在市面上补课费用的双倍给你,一小时300块钱,就算是按奖金发了。具体怎么安排时间你们商量。你看这样可以吧。 龙艳霞不由分说,已经要把这项差事硬塞给江海萍了。

    龙艳霞的攻势太过猛烈,江海萍有些反应不及。家长会上高小林的爸爸确实跟她提过这一说,后来她也没当回事。没想到过了将近一个月,龙主任竟然当面找自己再谈这个事,而且提出了很不合常规的奖励条件。这些都让她开始产生了警惕的心理。江海萍毕竟是一个成年人,她不难嗅出这其中的某些不对劲的地方。但龙艳霞说得一大堆道理好像已经把她逼入了墙角。江海萍还企图做最后的反抗: 您说的都有道理,可是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太合适…… 龙艳霞已经听出来她口气的软化,于是赶忙说: 没关系,你先试试看嘛,如果确实不合适的话我们后面不做就是了,到时候我去帮你和高先生说。这也是为了学校嘛,希望你能顾全大局。 江海萍终于妥协了,于是说道: 好吧,那我就先试试看吧。  好。那就从明天开始吧。放学后高先生会派车接你和小林。 送走了越来越不自在的江海萍,大功告成的龙艳霞拿起电话,拨通了校长办公室的电话: 江老师答应了。

    离开教务主任办公室的江海萍心神不宁。她不确定为什么龙主任要对她这么好。这又让她想起那天家长会上的事。那是家长会散会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来找她谈话,那就是高小林的爸爸高翔宇了。江老师只记得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说话彬彬有礼,对儿子高小林的学习成绩特别关心。如果说她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印象,那就是这个男人迫切得想让她帮助自己的孩子。也许,真的是他爱子心切吧。江老师这么想着,觉得一切也都解释得通。于是稍稍放宽了心。加之她对高小林这个孩子的印象也还算不错,所以慢慢地不那么焦虑了。再想到龙主任提到的报酬,一小时300块钱。江海萍知道,这个价格在市面上赶得上名师辅导的价格了,凭她一个一级教师在市面上是不可能找得到这样的兼职机会的。她再在心底里一盘算,一次做三小时的话就是900块,一个星期做三天能挣2700,一个月下来就能挣上万了!吃惊的同时,她又开始怀疑高小林家人会不会这么豪爽。虽然她也知道高小林的爸爸是一个大款,但他真的会为儿子花这么多钱请一个没什么名声的普通教师给他补课吗?这么想着,江海萍感到这么机会非但不能拒绝,而且必须牢牢抓住。

    江海萍的丈夫也是一个中学老师,在本市另一所重点中学任教。起初丈夫不同意她来锦中任教,因为听说了锦中不好的名声。但为了他们儿子的未来,父亲俩需要努力攒钱,于是丈夫勉强同意了江海萍的调动。海萍和丈夫结婚晚,生子也晚,因此十分疼爱儿子。加上两人都是教师,更加重视孩子的教育,为孩子教育的投资在所不惜。眼看明年儿子就到了上学年龄,父亲俩为了能让儿子上一所大学附属小学,决心买一套二手的学区房。凑来凑去现在还差着不少的钱。只要有挣钱的机会,夫妻俩都会努力抓住。

    想着想着,江海萍回到了教学楼,偌大的教师办公室里此时只剩了赵爱梅的座位上还亮着灯,赵老师还在专注备课。

    爱梅,还没走啊? 看到是江老师,爱梅终于停了下来: 哦,是海萍啊。好像是挺晚了哈  就是说啊,你看你也太专心了。 着二人都笑起来。

    于是二人边聊边收拾东西下班。

    龙主任跟你聊什么了? 爱梅问。海萍愣一下神,回答说: 哦,没什么,就是问了问我一些孩子的情况。你知道的,都是咱们学校大款家的孩子,他们当领导的爱过问。 海萍就这样算是把那件事情敷衍过去了。

    买房子的钱凑得怎么样了? 爱梅关心地问。

    提到钱,海萍又分心到了给高小林补课的事情上。 嗐,东拼西凑呗。倒是你家那位生意做得怎么样了?  他就那样吧,不指望他挣大钱了。  反正你们俩没孩子,不用考虑多一张嘴的问题.两人就这样聊着天出了校门。到了分开的路口,江海萍还不忘嘱咐她的好友说: 爱梅,别走那条小路啦,我听人说那条路到了晚上不安全。没事,我常走。那条路抄近道到公交站,我还得赶回家做饭呢。行,那你自己小心点。明天见明天见。

    两人道完别就各走各路了。江海萍说的那条不安全的路是校门口的一条正在施工的小路,最近半年曾发生过抢劫和强奸案。赵爱梅并不是一个胆小的女性,她每天都走那条路,只想早点赶回家。这天在学校是待得晚了点,初春时节天依然黑得早,此时已经华灯初上了。小路子里没有华灯,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路上没什么人,但可以看见街边三三两两地站着几个本校的学生交头接耳地说这话,多是些小混混。街边路灯杆上还贴着各种小广告,好多都是些什么 援交信息.学校里天天都传这些不好的事情,说哪个女学生参与了援交活动,甚至还有说某些老师也参与其中的。爱梅也偶有耳闻,但她对此一概加以屏蔽。她知道锦中校风的恶劣,但她一直坚信一句话: 远离麻烦,麻烦也就远离你。 所以,每次走过这条二百米的小路时,爱梅总是头也不抬,只数着自己的步数一溜烟从这条小路走出去。

    坐在公交车上,回想刚才和海萍的谈话,爱梅不禁心里念起一件事。晚饭时候,爱梅夫妻俩聊着各自最近的工作。爱梅问丈夫: 你上次投到老方那儿的那笔钱没事吧?我最近总看到报道说跑路什么的.丈夫不以为然地说: 放心吧,没事,又不是第一次把钱放他那儿了。上次要不是投资到他那儿,咱们这间房子的首付还没着落呢.爱梅听了略觉安心,但还是不能完全放心: 可你这次可是聚了好几个人的钱在他那儿啊。不光咱们的,还有老王老柴他们的,还是小心些为好。  你就甭操心了啊。 丈夫的态度让爱梅也不好再追问。整个一晚上,爱梅一直放不下这件事。她从小就是一个喜欢独立自主的女性,生平不喜欢欠人钱,欠人情。丈夫以前也不是一个信奉投资发财的人。但一朝成功的投资改变了他。他集合了好几个朋友的钱投在了以前认识的一个超热钱的人手里。虽然他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但爱梅就是不放心。

    爱梅不能想到,她人生的风暴就要来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